职工生活
职工生活  首页 > 职工生活
如欲采蜜 切勿弄翻蜂巢
发布时间: 2013/12/17 9:48:44 阅读: 1330
 

    人都是这样的,做错事时只会怨人尤天,可就是不去责怪自己。
  美国臭名昭著的黑社会头目、后来在芝加哥被处决的阿尔.卡庞曾说:“我把一生中最好的时光用来给别人带来快乐,让大家过得愉快,而我得到的却是辱骂。就这样,我变成了亡命之徒。”卡庞未曾自责过。实际上,他认为给民众带来福祉,只是社会不理解他、不接受他而已。达奇.舒兹的情形同样如此。他的臭名远扬的:“纽约之鼠”,后因江湖恩怨,死于歹徒之手。生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,他也自认为造福民众。
  多年来,路易.罗斯一直担任纽约新新监狱的典狱长。关于罪犯从不自责的问题,我曾和他通信探讨过。他写道:“几乎没有犯人认为自己是坏蛋。他们和你一样都是人,都会为自己辩护。他们会告诉你,为何打破保险箱,为何开枪杀人。大多数人都能为自己的动机找到理由,无论有无道理,总会为自己破坏社会的行为辩护。因此,他们的结论是:他们完全不该被关进监狱。
  如果阿尔.卡庞和许许多多关在大牢里的歹徒从不为自己的行为而悔过,我们又怎么能强求日常所见的普通人呢?
  通过动物实验,心里学家史金诺经得出这样的结论:因好行为而收到奖赏的动物,其学习速度更快,持续力更长久;因坏行为而受到处罚的动物,无论是速度还是持续力都比较差。研究表明,这个原则同样适用于人。批评非但不能改变现状,反而会招致怨恨。
  与史金诺经的结论相同,心里学家汉斯.希尔也说:“更多的证据表明,我们都怕被人批评。”
  由于被批评而引起的羞愤,往往会影响雇员、亲人和朋友的情绪,并且无益于有待改进的状况。
  西奥多.罗斯福和塔夫脱两位总统之间的争论流传甚广---他们的不和造成了共和党的分裂,却让伍德洛.威尔逊入住白宫。让我们简要回忆一下当时的情形:1908年,罗斯福往非洲狩猎狮子。当他返回美国后,对塔夫脱的保守作风极为震怒。除了公然坪击塔夫脱外,罗斯福还准备再度竞选总统,并计划另组“进步党”,这对老共和党而言无疑是一次重创。郭让,接下来的那次选举,塔夫脱和共和党只赢得佛蒙特州和犹他州两个州的选票,这是共和党历史上最惨痛的一次失败。
  罗斯福坪击塔夫脱,塔夫脱承认自己错了吗?他曾眼含热泪地说:“我不知道我做的一切错在哪里。”
  人都是这样的,做错事时只会怨人忧天,可就是不去责怪自己。如果你明天想责怪木人,请先想想阿尔.卡庞等人的教训。让我们记住:指责好比家鸽,最后总会飞回家里。我们还要记住:我们所指责或纠正的对象总会为自己辩护,甚至反过来指责我们。正如塔夫脱所说:“我不知道我做的一切错在哪。”
  林肯死后,陆军部长史丹顿曾这样说:“这里躺着的人是人类历史上最完美的统治者。”
  为何这样说呢?因为林肯发现了与人相处的秘诀-----不为任何事去批评人。这个秘诀是林肯用险些丢掉的性命的代价换来的。
  林肯年轻时特别喜欢挖苦人。林肯真的喜欢挖苦人吗?没错。他年轻时住在印第安納州湾谷,不仅喜欢议论是非,而且还写信讽刺人。他往往将写好的信仍在乡间路上,让当事人很容易看到。
  1842年秋,林肯些文章挖苦一个自视甚高的政客---詹姆士.席尔斯,并在《春田日报》上以匿名信的方式发表出来,全镇哄然大笑。席尔斯自负而敏感,当然愤怒不已,左后查到写信的人,跃马追上林肯,要求决斗。林肯不喜欢决斗,可迫于形势,同时为了维护荣誉,只好接受。他可以选择武器,鉴于手臂长,他选骑兵的腰刀作武器,并向一位西点军校的毕业生学习剑术。到了约定日期,林肯和席尔斯准备在密西西比河岸决一死战。幸好在最后一刻有人劝阻,才停止了决斗。
  这是林肯一生中最惊心动魄的一件事。它让他懂得了与人相处的艺术。从此,他不再写信挖苦人,也不再随便嘲弄人了。从那时开始,他不再为任何事去批评人了。
  1863年7月1日,盖茨堡战役打响。7月4日晚上,李将军开始向南方败退。当时乌云密布,不就下起了倾盆大雨。李将军率领败兵退到波多马克河边。前方喝水高涨,后方政府军追击。李将军进退两难,陷入绝境。林肯认为天赐良机,只要击败李将军的军队,战争就可以很快结束。于是,他满怀希望地给米地将军下了一道命令,命令米地立刻出击,不必等:“紧急军事会议”的同志。林肯不仅使用电报下令,而且另排专差传讯。
  米地将军是否马上行动了呢?没有。他没有遵命而行,而是先通知“紧急军事会议”。他犹豫不决,故意拖延时间,寻找各种借口,拒绝进攻李将军。最后,水退了,李将军率领军队越过波多马克河,顺利南逃。
  林肯怒不可遏。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林肯冲儿子罗伯特大吼,“老天,这究竟怎么回事,他们近在咫尺,是要我们出击,他们必定束手就擒。我居然不能调动军队!这种情况,任何人都可以战胜李将军!”
  极端失望之际,林肯坐下来给米地写了一封信。此时的林肯,言论措辞比从前保守自制多了。因此,这封写于1863年的信,充分表达了他耐心的极度不满。
  
  亲爱的将军:
     我不认为你对李将军逃走一事会感到遗憾。他就在我们触手可及的地方,只要他被俘,加上我们最近获得的胜利,战争就可结束。现在,战争势必延长。假如上周一你没有俘虐李将军,现在你又怎么能保证俘虐逃到波多马克河边的他呢?盼望你会成功是不明智的,而我也并不指望你现在会做的更好。时机一去不返,我确实非常遗憾。


亚伯拉罕.林肯


  你认为米地将军读完这封信之后,会有什么样的反应?
  米地将军从未度过这封信,因为林肯根本没有寄出这封信。这封信是在他去世后,别人从一堆文件中看到的。
  我们的推测是,林肯写完信后,望着窗外,反复思量,最后把信放在一边。惨痛的经验告诉他:尖锐的批评和指责往往于是无补。
  泰德.罗斯福曾说,他担任总统期间,一旦遇到棘手的问题,就会望着墙上的林肯像自问:“倘若林肯处于我目前的状况,他会怎么解决这个问题?”
  我年轻时,总喜欢给别人留下深刻的印象。一次,给理查.哈定.戴维斯写了一封可笑的信。他当时刚在美国文坛斩落头角,颇隐忍注目。那时,我恰好帮一家杂志社撰稿介绍作家,于是我给戴维斯写信,请他谈谈他的工作。在此之前,我收到过某人的一封信,信后附注:“此信系口授,并未过目。”这话我意向极深,表明此人是个忙碌的大人物。于是,我也在给戴维斯的信后加上了这样一个附注:“此信系口授,未曾过目。”
  他根本不屑给我回信,只是把我寄给他的信退回来。并在信后潦草的写着:“你风格恶劣,只会增加你恶劣的风格。”没错,我弄巧成拙,受到这样的批评并没有错。但是,我觉得很生气,甚至10年后,我听说戴维斯去世时,第一个想法仍然是----我真的羞于承认—我遭到的伤害。
  如果你像激起一股令人至死难忘的怨恨,只要发表一点尖锐的批评即可。
  我们应该明白,与我们相处的对象,不是绝对理性地动物,而是充满了情绪、偏见、自负和虚荣的人。
  年轻时的本杰明.富兰克林并不擅长交际,可后来却变得极富外交手腕,善于与人相处,因而成为美国驻法大使。他的成功秘诀是:“我不说别人的不好,只说大家好。”
  只有愚蠢的人才批评、指责和埋怨---确实如此,蠢材都这么做。
  不过,善解人意和宽恕他人,需要具备修养和自制的功夫。
  鲍伯.胡佛是著名的试飞驾驶员,经常表演空中特技。一次,他在圣地亚哥的表演结束后,准备飞回洛杉矶。根据《飞行作业杂志》描述,胡佛在300英尺高的高空时,突然有两个引摰同时发生故障。幸亏他反应灵敏,控制得当,飞机才得以降落。尽管没有伤亡,但飞机却严重受损。
  紧急降落之后,胡佛第一个工作就是检查飞机用油。不出所料,那架二战期间的螺旋桨飞机,所装的燃料是喷射机用油。
  回到机场后,胡佛要求和那位负责维护飞机的机械工见面。年轻机械工早为自己的错误忐忑不安,一见到胡佛,眼泪便顺着面颊流下。他不但毁了一架价值不菲的飞机,而且差点造成3人死亡的惨剧。
  你可以想象出胡佛的愤怒。这位自负、严厉的飞行员,显然对粗心的机械工大发雷霆、痛加指责。但是,胡佛并没有指责那个机械工人,而是伸出手臂,围住他的肩膀,说:“为了证明我对你的信任,我请你明天再帮我修护F51飞机。”
  记住:如欲采蜜,切勿弄翻蜂巢。尽量去理解别人吧,不要用责备的方式。尽可能设身处地的考虑他们这样做的原因。与批评、责怪比起来,这更加有益、更加有趣,而且更具同情、宽容和仁慈。
  约翰博士曾说:“上帝也不愿论断人,直至末日审判的到来。”
  
  
  

 

摘自《人性的弱点》第一章人际交往的秘诀

 
 
 
  陕西宏建隧桥工程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  
  地址:西安市朱宏路南段66号福清商会大厦9楼901室  陕ICP备10006466号 技术支持:奈特科技